为什幺秋元康要把AKB48的日本偶像丢到韩国被练习生狂电?

位置:主页 > 圈新时评 >为什幺秋元康要把AKB48的日本偶像丢到韩国被练习生狂电? > 时间:2020-06-15 浏览:979次 点赞:905条

从今年6月15号开始,日韩合作的跨国偶像培育实境节目《Produce48》正式开播。这个节目结合了秋元康领军的日本AKB48集团,以及韩国知名偶像培育节目《Produce101》两个在业界大获成功的商业模式,试图打造前所未有的豪华企划(中国目前当红的偶像培育节目《创造101》,便是由韩国《Produce101》官方授权的中国版)。

过去《Produce101》的节目内容,是由韩国各大经纪公司派出尚未出道的「练习生」参赛,经过一连串的培训与淘汰竞赛,最后留下来的生存者们将会组成一支少女偶像团体出道。这次的《Produce48》,乍看之下只是多了日本AKB48集团旗下成员的扩大版,跟过去比起来并没有什幺不同。但如果我们深入分析,可以发现今年的节目无论是对参与的偶像、节目製作单位,甚至是幕后的经纪公司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更可以一窥秋元康如何将「AKB商法」再次进化,推向全世界。

日韩间的偶像文化差异

在《Produce48》第一集播出之后,最受到注目的焦点之一,就是日韩两国对「偶像」的认知存在着根本上的差异。在第一集的节目中,依据成员的歌唱、舞蹈表现,评审老师会依据A、B、C、D、F的顺位给予等级评判,A是最好,F为最差。韩国经纪公司的练习生拿下的等级多半落在A到C,但AKB48集团包括AKB48本团与SKE48、HKT48、NMB48 、NGT48的成员,除了少数的特例外,评判几乎都落在D跟F。更有趣的是,AKB48集团的成员几乎都是已经在进行演艺活动的现役偶像,有些人的艺龄甚至已经接近十年。

《Produce48》巧妙地透过侧录成员在节目进行中的对话,点出了日韩两国偶像文化的差异。相对于韩国练习生苦练多年歌唱舞蹈基本功,苦等被经纪公司安排组团出道的机会;AKB48集团的成员在参加徵选会之后一个月,就会以偶像身份开始活动,经纪公司也不会主动安排演艺专业的训练课程,而是由成员自费找老师接受训练。

更深层看,在韩国演艺圈的认知中,少女偶像跟其他类型的演艺人员一样,是以歌唱舞蹈的功力作为评断实力的标準,这样的认知也与台湾主流大众比较接近。相对的,日本演艺圈认知中的少女偶像,就拥有不同于其他类型演艺人员的独特文化。如果我们用《Produce48》节目中AKB48集团成员自己的话来看,日本少女偶像注重的是「表演开心的感觉」透过撒娇与清纯带给粉丝「幸福感」。对日本的偶像文化来说,训练的太专业的少女偶像,反而破坏了天真可爱的清纯感,变得太过世故。

如果我们拿过去日本AKB48集团的MV跟韩国的少女偶像团体对照,就会发现AKB48集团不只舞蹈动作的难度较低,在跳舞时成员间的动作无论是时间或是姿势都看得出来有些微的落差。

这样的文化差异,对于喜爱日韩偶像文化的粉丝来说,过去应该多多少少都有注意到。像我自己过去想跟周遭朋友推广日本少女偶像的时候,就会遇到有人质疑他们的演艺基本功多半不怎幺样。对日本少女偶像的粉丝来说,这样的质疑当然不是问题,因为内行的同温层就知道欣赏的重点在于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可爱与活力。但要让对偶像认知完全不同的台湾主流大众认同这点,简直就像是要跨越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日本少女偶像文化背后的商业思维

在这样的文化背后,也反映出日韩两国在少女偶像产业上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韩国少女偶像产业还是循着比较传统的模式,签约后由经纪公司负责训练培育,等时机成熟后再规划作品出道。但日本的少女偶像产业就完全不是这幺一回事。第一集《Produce48》节目里最讽刺的一幕,就是赛后侧拍AKB48集团的製作人秋元康在跟韩国名製作人吃饭聊天时,一脸理所当然地讲起日韩偶像文化的差异。这一幕之所以会让人觉得讽刺,原因出在秋元康自己就是奠定当前日本少女偶像文化,以及建立背后商业模式的主要人物。

为什幺秋元康要把AKB48的日本偶像丢到韩国被练习生狂电?
打造AKB48集团,塑造今日日本少女偶像文化的製作人秋元康

秋元康担任少女偶像製作人的经验非常资深,早在上个世纪的1985年,秋元康就曾经製作出在日本红极一时的少女团体「小猫俱乐部」。但这个成功相当短暂,1987年小猫俱乐部解散以后,1990年代主导日本少女偶像产业的反而是淳君製作的「早安家族」。秋元康沉潜20年后,才在2005年成立AKB48。

秋元康经营AKB48的策略,在日本被称作「AKB商法」。这个词并非秋元康自己认肯的用词,也没有一个严谨的定义。事实上,这个词在使用上往往带有负面的含义,指涉秋元康所使用的一些有效、成功,但却是邪门歪道,甚至有些狡诈的商业策略。这些策略推翻了过去少女偶像的定义,甚至是「偶像艺人」的定义。

现在AKB48集团这套偶像文化出现的成因,源自秋元康一开始在发想AKB48的商业模式时,并不是以上电视出道的全国性偶像为出发点。而是以「剧场」为据点进行「公演」,直接面对粉丝表演互动作为商业模式的主轴。会需要48人的大编制,也是希望能分成小组轮流出演,维持公演的场次密度。这样的思路也衍伸出「握手会」、「生写真」之类更强调贴近偶像与粉丝互动的商业策略。在2007年AKB48还没大红的时候,甚至曾经办过可以直接吃到成员亲手製作食物的「学园祭」。

为什幺秋元康让AKB48集团成员,跟韩国练习生竞争才艺?

由于重视的是直接与粉丝互动,对才艺基本功的要求就变得比较次要,人数众多的大编制也导致公司不太可能负担这幺多人的训练费用。这样的商业模式间接造成的影响,就是对偶像的训练成本从经纪公司转嫁到偶像自己身上。搭配稍后在全球流行的「实境秀」文化,AKB48集团又发展出了一种新的操作手法。这种手法就是强调偶像本身是个什幺都不会的「素人」,以实境秀的手法,把训练的过程拆成一道一道的关卡,透过节目、影音平台,甚至是社群平台营造一种粉丝见证着偶像一步步成长的氛围。

这套商业模式最成功的案例,就是曾拿过四届AKB48集团「总选举」冠军的指原莉乃。指原莉乃本来是早安少女组的粉丝,跟AKB48另一重要成员柏木由纪两人还曾经是早安家族九州粉丝后援会的重要干部。在参加早安家族的徵选会被刷下来后,指原莉乃与柏木由纪才转投当时还不太知名的AKB48。

从早期指原莉乃的才艺表现,其实也不难了解为什幺早安家族会刷掉他。因为以传统偶像评比的标準来看,指原莉乃就是什幺才艺都不会。因此指原莉乃也成为了粉丝口中的「废柴」。但指原莉乃的大红就是在上述商业模式的打造之下,粉丝随着指原莉乃从一介什幺都不会的废柴,见证她克服重重难关成为巨星的过程。在经历这一切后,指原莉乃粉丝对偶像的向心力已经超越一般所谓的「铁粉」,而像是看着孩子成长的长辈一样。

因此日后指原莉乃纵使历次遭遇负面新闻打击,粉丝不只不离不弃甚至日渐壮大。对这些粉丝来说,就像多数家长不会因为孩子一两次做错事,就放弃自己的小孩一样;这些粉丝是看着指原莉乃一步一步成长的,比起媒体放出的一两次负面新闻,粉丝们更相信陪伴自己多年的偶像。

我们花了一些篇幅岔题去谈AKB48集团培育指原莉乃的经验,因为这个经验可以帮助我们推测秋元康之所以让AKB48集团的成员加入《Produce48》的意图。秋元康不可能不知道在日韩偶像文化差异下,AKB48集团的艺人放在韩国经济公司的练习生面前竞争才艺,会被电得体无完肤。但他明知这一点,还敢把AKB48集团,包括当红的一线成员放进这个节目,很有可能是打算複製当年「指原莉乃模式」的成功。

然而这项操作的风险,在于韩国的练习生跟日本偶像是否有办法融合日韩两国偶像文化的优点,最后兼具韩团的才艺基本功以及日团的可爱魅力。但弄得不好,反而会让日韩两国的成员卡在两国不同的标準之间无所适从,最后弄成邯郸学步的结果。

像第一集中评价到日本成员时,负责评审的韩国教练们,就开始怀疑用韩国偶像团体的标準当作基準是否恰当。而AKB48集团中的多数成员,也被韩国综艺界严苛的标準吓得连平时表演时的偶像魅力也发挥不出来。直到NGT48的成员山田野绘出场后,才将日本偶像的可爱魅力发挥出来,也让现场气氛为之一变。

把韩国偶像元素引进日本的创新模式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秋元康在操作AKB48集团时,非常喜欢利用「竞争」这个元素。无论是让AKB48本团与其他子团厮杀竞争的「总选举」;到设立被称为AKB48集团「官方对手」的乃木坂46、榉坂46、吉本坂46等「坂道系列」,为了製造新鲜感以及不让既有的偶像成员安于现状,秋元康喜欢自己替旗下艺人製造外部竞争者(当然这些竞争者都是秋元康旗下的)。

在日本国内竞争的元素玩到几近饱和之后,打造《Produce48》也可以视作秋元康把这个概念玩到了跨国的规模,引入了韩国偶像文化的新元素来刺激似乎已经成形,很难再有新突破的日本偶像文化。这时与其从无到有培育出一个韩式的日本少女偶像团体在日本国内推出,直接把日本偶像丢到韩国去接受跨国竞争,在成本、效益,甚至是风险控管上都更划算。

说到风险控管,AKB48集团在2009年也曾推出一个子团SDN48是主打「性感、成熟」这种类似韩系元素风格的偶像团体。但这个团体在日本流行可爱少女偶像的风潮下,在AKB48本团爆红的2012年反而黯然收场。这样的经验或许也促使秋元康不打算再从日本国内打造韩式的偶像团体,而是倾向直接跟韩国公司组织期间限定的团体。这样新团体如果在日本国内发展不顺,只要把韩国成员送回韩国演艺圈发展就好,不会再重演SDN48的失败经验。

海外经纪模式的创新

除了複製指原莉乃模式的成功、操作跨国竞争元素、降低把韩系偶像元素引入日本的风险这些考量之外,秋元康在《Produce48》背后所策划的经纪模式也是一种创新。过去AKB48集团在创设海外分团的时候,都是将艺人签在单一经纪公司之下。像印尼的分团JKT48经纪约集中在JKT48 Project、中国的分团SNH48经纪约则是在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现改名为上海丝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刚在台湾成立的分团TPE48经纪约也集中在熙曜娱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但这样的合作方式存在着相当大的风险。例如中国SNH48的经纪公司在2016年就爆出片面违约,在没有知会日方的情况下擅自发布新单曲,并私下成立北京BEJ48、广州GNZ48。双方爆发合约纠纷后,SNH48的经纪公司就宣布跟日本AKB48集团脱离关係「独立」,之后便成为中国方面单独经营的团体,创立瀋阳SHY48、重庆CKG48、成都CGT48自己把中国市场吃下来。而台湾的TPE48在今年六月也爆出因为经纪公司欠薪与积欠员工代垫款,导致大量员工离职,导致尚未活动就濒临破局危机。

日本AKB48集团多数成员的经纪约,虽然是签在AKB48集团的营运公司AKS旗下,但早在数年前,秋元康便将AKB48集团中比较红的成员,分别卖给日本其他的经纪公司。秋元康以这种方式让其他经纪公司一起投入资源培育、包装AKB48集团,也降低其他经纪公司推出竞争对手来对抗AKB48集团的风险。

这次AKB48集团试图打入韩国的《Produce48》,按照目前官方放出的消息来推测,未来组成两年六个月的期间限定团体,经纪约将掌握在这些韩国练习生或是日本偶像原有的经纪公司手上,而不是单独交给一间经纪公司。虽说这样的经纪模式跟AKB48集团在日本原有的模式类似,却是第一次用在日本之外的海外市场。如果这一次的合作模式成功,未来这样的经纪模式,或许会取代AKB48集团过去跨足海外时风险较高的原有模式,成为未来在各国设立子团的全新方式。

直到《Produce48》才受到肯定的AKB48成员

文章最后,除了现在当红的松井珠理奈、宫脇咲良之外,推荐一个在看《Produce48》时可以关注的成员,那就是AKB48九期生的竹内美宥。前面提到在秋元康奠定的偶像文化之下,让偶像本身的才艺基本功变成比较次要的条件。这其实也间接让AKB48集团之中一些有志发展成实力派艺人的成员陷入一个很尴尬定位,竹内美宥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立志成为创作歌手的他,2009年加入AKB48后,虽然有一定的唱功,但在注重发挥个人特质的AKB48里反而没什幺特色,最后只有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拥有高学历这个亮点被人记得。历次总选举的成绩也都在入围排名之外。甚至2014年还有粉丝在网路讨论区里讥刺,在偶像团体里坚持成为创作歌手就是一个错误。

我自己过去很迷AKB48的时候,对竹内美宥的印象也只停留在一个略显内向、长相可爱的女生。直到最近在YouTube上看到她上传的歌唱影片,才注意到她的唱功其实不错。而这次在《Produce48》第一轮的评比之中,竹内美宥在AKB48集团多数成员一面倒的D跟F等级中,依靠唱功成为少数拿下最优秀A级评价的成员。如果从2009年加入AKB48算来,竹内美宥得到这个肯定等了九年,如果从她当童星出道的2004年开始算,她在业界熬到有机会发光发热熬了14年。

虽然秋元康对偶像的经营模式一直都充满争议,但AKB48集团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不停有新的刺激,让人看到各种不可能成真的可能性。这次《Produce48》让日韩偶像文化碰撞的新尝试,或许也能让过去被埋没的偶像得到新的机会,创造新的传奇,而这正是秋元康让人感到最厉害的地方。